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队伍建设 -> 法苑文化

春雪

作者: 办公室 王婷丽  发布时间:2017-03-24 10:11:53





    陕北、靖边。时间已经步入了春天,路边的柳枝已发芽,小草也冒出了嫩芽。冬已在春的驱使下渐渐消融,可就在这春意昂然的时候,天气又突然冷了起来,就要销声匿迹的冬在这三月末的时候又变得猖獗,一场春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了。

    临近中午,雪,舞动着自己洁白的身姿,似鹅毛、似泡沫飘落到大地上。没过几分钟,地上便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大地被这珊珊来迟的雪装点着、滋润着。灰灰的天幕下,雪花在织一张绵柔的大网,雪以铺天卷地之势地下着,越下越猛、越下越大,看上去像一副雄伟壮阔的图画。给这2017年的早春添了一份色彩,一份气魄!

    雪肆无忌惮地下着,打着旋,变着身姿,在空气的涡流里,舒展着腰肢,借助春之灵气,上扬,下浮,于早春的午后,慵懒着人的眼睛,爽涤着人的思想。它罩住每个路人,在瞬间给他们披上件件白色的披风,而后再耐心地一针一线把它缝实,雪花,实在是一个巧手慧心的少女。假若这是场夏天的急雨,我想,我会急急找个避雨之所,而其他路人,定然也是疾步避行,而面对风情万般的雪,人们仿佛都成为有着怡情诗意的文人雅士,他们恬然走在路上,脸上绝无烦忧之色,相反却有了欣喜的愉悦。雪,柔柔地拂过脸颊,凉凉的,冰冰的,潮潮的温润,是一种绝美的享受,此情只应春雪赐,万般风景独此秀!与行人的悠然不同,机动车陡然变得焦灼起来,它们拼命敞亮着或尖或细的嗓门,告诫路人和其他车辆不要靠近自己,昔日飞转的车轮,此时变得无比矜持,在小心平稳地辗出两轮车辙后,驶向了远方,黑黑的印子。

    路边花坛的冬青,想来早厌倦了一年四季的单调绿色,看雪花凭空逍遥,它们便尽最大能量的抓扯着雪花,把她们拍成一顶顶雪帽戴在头上,那些细碎的雪花,便成为它们身上的小缀饰。路边的树们看到冬青的俏脸,也蠢蠢欲动了,它们伸开了枝手,裸袒了胸膛,把大朵大朵的雪花,安在树杈,附上枝条,再把大片的雪儿,堆在脚下。不一会,它们便变了样子,看似臃肿,实是高贵,树们定然深谙其中之味,所以雪中凌展的身姿,是如此优雅。它们一定记得春叶满枝时的美丽,也会忆起昨日曾有的芳华,积聚,滋养,它们断然不会消沉自己。

    眼界之外,唯余白色茫茫,清净,纯洁,淡然,无不透着雪花媚而不俗的端庄,素洁的仪态万方。

    和雪花紧紧相拥的枯草,想来是一夜无眠。它的嫩芽已在脚下萌生,一直期待有场春雨润它脚下之锢,助它新叶破土。在这春雨化雪的时光,它能沉睡么?也许睡去的只是状态,它的心一直在躁动,遇到久违的润泽,它一定会汲取,再汲取!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