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承担赡养义务一方的子女在父母死亡后可否向未承担赡养一方追偿赡养费

作者:靖边法院 贺秉政  发布时间:2013-07-02 07:58:24


    [案情]

     王甲和王乙系同胞兄弟,其父王某于2005年因病去逝,王某去逝后其妻子李某一直随王甲生活,2006年李某患上了脑梗,2012年李某因突发脑溢血死亡。在李某随王甲生活期间,其生活费用因病产生的治疗费、医疗费等费用均由王甲全部承担。在李某死亡后王甲和王乙平均继承了李某的所有财产。2013年3月15日,王甲将王乙诉至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判令王乙承担其母亲李某在随王甲生活期间的生活费、医疗费等费用的百分之五十共计53400元。

    [评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王甲的诉讼请求应当得到支持,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义务”。因此作为王某和李某的子女王甲和王乙在李某需要赡养时有同等的义务去赡养李某,在本案中,赡养李某的义务均有王甲一个人进行了承担,那么应当由两个人共同承担的义务,最终由一个承担后,承担责任一方有权主就本应由另一方承担的部分向另一方追偿,这符合民法的公平原则,也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第二种观点认为,追索赡养费的权利是基于身份权所产生的专属权,此种权利因其具有专属性,因此是一种不可让于的权利,其行使的主体是特定的。而本案中王甲因不具有请求该权利的主体资格,故应裁定驳回王甲的起诉。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第一,我国婚姻法虽然明确规定了子女对父母有赡养义务,但并未规定在父母有多个子女的情况下各子女如何具体承担赡养义务的问题,且赡养本身是一个较为抽象和内容较多的一种行为,它不仅包括赡养费的给付问题,还包括了平时的照顾等等诸多的行为,因此在审判实践中,法官也无法具体地去量化各个子女间承担赡养义务的多少。而追偿权纠纷则是法律规定较为明确的应由另一方承担的义务让自己承担了,那么承担了义务一方才有权应就由另一方承担的部分进行追偿,且追偿的部分是明确和具体的,而本案中,因为无法量化具体的赡养义务,导致行使追偿权的人无法具体自己的诉讼请求,同时也就给法院在具体裁判这类案件时带来很大难度。第二,追索赡养费的权利是基于身份权所产生的专属权,此种权利因其具有专属性和不可让于性,该权利应随着权利人的死亡或放弃归于消灭。且法律并未赋予承担了全部赡养义务一方的有向未承担赡养一方进行追偿的权利。因此,即使承担了全部赡养义务一方的子女在承担了全部赡养义务后,也无主张追偿的权利。第三,如果承担了全部赡养义务一方的子女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了,那么其可以在继承时要求多分配遗产,因为我国《继承法》第十三条规定,“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有扶养能力和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少分或不分。”按照该条规定,王甲尽了全部的扶养义务,其可以要求多分配遗产以来弥补其损失。因此虽然其不享有追偿赡养费的权利,但同时其享有了多分遗产的权利,因此其合法权益并不会受到损害,其不享有追偿赡养费的权利也未违反民法的公平原则。

    综上,笔者认为,本案中王甲因不具有主张赡养费的主体资格,法院应裁定驳回其起诉。同时,笔者认为,法律是对道德底线的一种维护,本案中王乙对母亲不尽赡养义务不仅应受到道德的遣责,同时也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但因其得到了母亲的谅解,而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但其永远也逃脱不了道德的遣责!而王甲尽到了一个子女的义务,但其也应该认识到这种义务是父母用他们多少年来的义务换来的,也是法律规定的。其应当理性的看待自己所尽的义务,毕竟“百善孝为先”!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