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张红诉郝小东赠与合同纠纷案

作者:靖边法院 延飞  发布时间:2013-04-15 08:14:29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2013)靖民初字第00305号判决书。 

    2.案由:赠与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张红(化名)。 

    被告:郝小东(化名)。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及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牛怀玉;审判员:贺秉政;代理审判员:张静。 

    6.审结时间:2013年4月2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赠与书》中的房产是原告出资建造的。且靖边县人民政府向原告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及《房屋所有权证》。从2010年起,被告郝小东及其母亲不断向原告索要产权证,并伴有威胁和辱骂等形式,原告予以拒绝。2012年初,二人又请起具有相当威信的原村长和原告三弟等几人说情,以用房产作抵押贷款给原告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儿子(被告郝小东父亲)清偿债务为由,并承诺每年给原告儿子零花钱40000元以及每月给原告3000元养老费用,骗取原告对他们的信任。2012年2月14日,被告及其母亲带公证员来到原告住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公证书和产权过户等全部材料,让原告签了字。产权过户后,被告不但不履行承诺,反而与其母亲一起将其父亲送进榆林福利院,导致其父亲在该院内被殴打致死。现诉请:1、依法撤销2012年2月14日公证的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赠与书》,并由被告向原告立即返还该产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2.被告辩称 

    一、该涉案房产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原属于被告父亲和母亲所有;二、原告在向被告赠与该房产时未谈及原告所讲的各种条件,且原告所陈述的各项条件也未在赠与书及公证书中反映。故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靖边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告张红系被告郝小东奶奶。1986年靖边县张家畔镇张家畔村委将涉案的宅基地划拔给被告郝小东的父亲(已故)作为其住宅用地。2000年被告的父亲将该宅基地转化成国有土地时,因其不具有城镇户口,故将该宅基地及房屋登记在了原告张红名下。靖边县人民政府也向原告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和《房屋产所有权证》。2012年初原、被告双方找到该村村民甄进乾(化名),要求其帮助协商将上述房产变更到被告名下一事。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将该房产转给被告郝小东,因被告父亲生前负有债务,故要求被告用该房产抵押贷款用于还清被告父亲的债务,并因被告父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病,要求被告从每年的房赁费中拿出40000元至50000元用于给被告父亲治病且由被告及其母亲抚养被告的父亲。2012年2月14日,原告张红将上述房产及国有土地使用权赠与了被告郝小东,并由其出具了赠与书。该赠与书载明:我叫张红,受赠人郝小东是我的孙子。我在陕西省靖边县张家畔镇二居委一组(新建北路83号)有房屋一处,该房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证号为:靖国用(2000)字第1008号:《房屋所有权证》证号为:靖边房权证张畔字第01841号。我现将此房屋的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赠给我的孙子郝小东一人所有,并同意郝小东将该房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变更在其名下。赠与人:张红,二○一二年二月十四日。同日,靖边县公证处就该赠与书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2012)靖证民字第35号公证书。原告签订了《赠与书》后将该房产及国有土地使用权过户到了被告名下。后被告郝小东的母亲等人将被告的父亲送进了榆林福利院,被告的父亲在榆林福利院意外死亡。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原告提供的陕西省靖边县公证处2012年2月14日出具的(2012)靖证民字第35号公证书一份(含涉案房产原来的房产证及土地使用权证)。

    2.原告申请证人甄进乾出庭作证的证人当庭陈述。 

    3.被告提供的张家畔镇张家畔村委出具的该涉案房产宅基地原为张家畔村委划拨给被告父母住宅用地的证明一份。

    (四)判案理由 

    靖边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诉称因被告未履行赠与合同的义务,故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之规定,要求撤销赠与,其应当就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原告所举的第一组证据中的《赠与书》未体现被告受赠时应承担相关义务。且即使原、被告双方在赠与时对原告所诉的条件进行了约定,原告也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被告未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其理由如下:一、原告诉称,被告要在每年的房赁费中拿出40000元至50000元给被告的父亲治病,现因被告父亲已经死亡,故该条件没有履行的前提;二、原告诉称,在办理过户手续后被告要以该房产作为抵押来偿还被告父亲生前所欠的债务,因用房产抵押贷款不是被告一方就能完成的行为,其取决于出借方是否与被告订立借款合同和履行合同为前提,故该条件具有不可预知性,因此原告主张的该理由也不能成立;三、原告诉称,在协商赠与合同时,约定由被告及其母亲扶养被告父亲,因被告郝小东当时系在校生,不具备扶养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父亲的能力,且将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父亲送到福利机构,也应是其承担扶养义务的一种方式,故原告主张的该理由也不能成立。据此,原告诉请的各项理由因其未提供相应证据加以佐证,故其理由均不能成立。且该赠与的标的物已经转移,其主张撤销赠与的诉请依法应予驳回。

   (五)定案结论 

    靖边县人民法院依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第一款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红的诉讼请求。

   (六)评析 

    本案中原告诉讼的理由是《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及第三项规定,即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原告认为,其将房产赠与给被告是因为被告及其母亲承诺扶养善待被告的父亲,而房产过户后被告却与其母亲等人将其父亲送到榆林福利院导致其父亲死亡。被告的此行为未履行约定的义务且严重侵害了原告的近亲属,符合《合同法》规定的法定撤销赠与的情形。而被告认为,赠与合同中未约定任何条件,因此不存在其未履行约定义务的情形,且被告也没有侵害其父亲权益的行为,故也不存在被告侵害原告近亲属的情形。

    从上文对赠与合同内容的叙述中我们可以得知,该赠与合同中并未约定被告应履行的义务,且该赠与合同经过公证,因此我们认为原告所述被告未履行义务而应返还赠与物的理由不成立。对于原告的第二个诉讼理由,即被告严重侵害了原告的近亲属,我们认为被告方将其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父亲送至福利院也是其扶养其父亲的行为体现。被告方将其父亲送至福利院与被告父亲在福利院中死亡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且原告也未举证证明被告有严重侵害其父亲权益的行为,故原告的此诉讼理由也不能成立。

    赠与合同是一种单务、诺成性的合同。从赠与人的角度考虑,若赠与行为在交付财产或转移权利之前有可能撤销,建议不对赠与合同进行公证;从受赠人的角度考虑,若担心赠与人在赠与财产权利转移之前撤销赠与,则应积极将赠与合同进行公证。如果赠与人在赠与财产时对受赠人有一定的要求,则可作为一个赠与的条件。如果受赠人无法满足赠与人提出的条件,或者受赠人的行为让赠与人不满意,则赠与人可以拒绝履行赠与义务。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