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陈粉萍盗窃一案的评析

作者:靖边法院 杜虎  发布时间:2010-12-10 08:10:23


    【要点提示】在认定盗窃罪的既遂、未遂时,应根据对象物的性质、形状、体积大小、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状态、行为人的窃取样态等进行具体判断。

    【案例索引】

一审: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2010)靖刑初字第31号刑事判决。

    【案情】

     公诉机关靖边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粉萍,女,生于1973年9月12日,汉族, 陕西省靖边县人,文盲,农民。家住靖边县大路沟乡大路沟村阳洼村小组0041号,暂住靖边县寨山村租房居住。2009年11月1日因涉嫌犯盗窃罪被靖边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日取保候审,经靖边县人民法院批准,于2010年3月1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靖边县看守所。

    靖边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11月1日下午1时许,被告人陈粉萍在失主康冬梅家闲转时,趁康冬梅不在意,盗窃康冬梅放置在家中桌子上的黄金戒指一枚,价值1340元,黄金耳环一只,价值399元。陈粉萍将该黄金耳环藏匿在康冬梅家的厕所内,黄金戒指在藏匿时丢失。被告人陈粉萍盗窃他人物品金额合计人民币1739元。

    【审判】靖边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粉萍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盗窃罪。靖边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陈粉萍在庭审中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对其应在法定刑幅度内予以处罚,并可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陈粉萍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即从2010年4月19日起至2011年4月18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四百元(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评析】盗窃案件可以说是司法实践中刑事案件的“大户之一”。本罪与其他侵犯财产权利的犯罪的根本区别主要在于行为方式不同。盗窃罪原则上是以秘密窃取的方法,将他人公私财物转移到自己或者第三人的控制之下而非法占有。核心问题就在于对“秘密窃取”的理解。

盗窃罪既属于数额犯,又属于结果犯。一般而言,盗窃罪作为数额犯,如果达到数额较大或多次盗窃的标准,就构成犯罪;如果没有达到,则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问题,即不作为犯罪论。因此,盗窃行为首先涉及罪与非罪的问题。

    盗窃罪既遂、未遂的标准在刑法理论上有不同的观点,比如控制说、失控说、转移说、控制加失控说等。笔者认为以失控说较为合适,即盗窃行为已经使被害人丧失对财物的控制时,就是既遂。因为盗窃罪是典型的侵犯财产所有权的犯罪,对财产所有权的损害结果,就是表现为财物在所有人、保管人、持有人的控制之下因盗窃而脱离其实际控制,即从对客体的损害着手,以财物的所有人、保管人或者持有人失去对财物的控制作为盗窃罪既遂的标准,至于行为人是否最终达到非法占有并任意处置该财物的目的,不影响既遂的成立。这样更有利于对合法权益的保护。

    而在本案的认定上,则要注意对象物的性质、形状、体积大小、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状态、行为人的窃取样态等进行具体分析了。本案的对象物是黄金耳环和戒指,体积很小但价值很高。被告人陈粉萍趁被害人康冬梅不注意,也即“秘密窃取”,把戒指和耳环偷放到她上衣兜里,此时被害人就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耳环和戒指的控制,也就是说被告人陈粉萍的犯罪形态已经属于既遂了。但这里如果是体积较大的财物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比如彩电、冰箱等,只有将该财物搬出被害人家时才能认定为既遂。该案还有个戏剧性的情节是不能不提的,那就是被告人陈粉萍在听到“提议搜身”时,借口上厕所而将被盗的耳环和戒指藏在了被害人家厕所的墙缝里,而在藏的过程中,戒指却掉在了茅坑里。被告人在这个转移对象物的过程当中,她的犯罪形态是否有变化呢,答案是没有。在这里还有这几种情况可以探讨。如果被告人在听到“提议搜身”后感到害怕,将揣在兜里的戒指和耳环拿了出来,是不是就构成犯罪中止呢,答案是错误的,被告人依然是盗窃罪的既遂。因为一个具体犯罪的停止状态只能有一个,而且是不可逆转的。既然已经既遂,就不能再构成犯罪中止;如果被告人陈粉萍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是趁被害人不注意拿起戒指和耳环直接跑去厕所扔进茅坑里,那么她就不是盗窃了,而是故意损害财物。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